重庆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动力

月票加更营养

时间:2021-01-13 来源网站:重庆汽车网

人道崛起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战弓神将!【3/5】400月票加更

【求月票!求订阅!】

界石,天地紫气,紫流玉盏三件宝物,虽然不知道荒尊想要让他前往哪里,不过他并不会退却,事到如今,没有想到荒尊再次沉寂只能缓一缓。

在金天氏休息的第五天正午时分,一道雷音在莽林中炸响,贯穿了天地让无数武者侧目,青阳桓抬眼朝着天穹看去。

金色流光贯穿了天地,从遥远的天边眨眼间落在了莽林上空。

漫天金光散去,化为一头通体鎏金的大鹏,双翼展翅足有着三百丈大小,高昂的头颅带着透发着一种睥睨天地的威严。

轰隆隆!

大鹏悬浮天穹,突兀的发出了冰冷的金铁交织声响,只见腹下露出了一个黑洞,一名身着战甲的武者从黑洞中踏出。

紧随着在武者的身后,呼啦啦的出现了近百武者,每一道都踏立虚空,激荡的灵力交织于虚空,全部都是摄灵境巅峰的武者。

青阳桓的眼中闪烁一抹诧异,没有想到这金色的大鹏,竟然是一件骨器,就如同他前来尧山所乘坐的赤炎飞舟一般。

“金天氏,伽山族,恭迎护疆府战弓神将!”

刹那间,莽林的下方,属于金天氏和伽山族的族主的声音响起。

“我护疆府战死的族卫何在!”

宏大的天音炸响在虚空之上,领头武者走出了金翅大鹏的阴影,让青阳桓彻底的看清楚了他的模样。

这是一尊中年武者,刚毅的面容透发着杀伐,背上背着一柄足有一丈大小的牛角弓,在阳光下闪烁着冰冷的杀光。

战弓神将的声音如雷,充满着杀伐,闻者无不是感到身躯一寒。

“族卫骨牌再此!”

这滔滔威势之下,哪怕是金天和伽山两大族主都受到了一种无尽的压迫。

咻咻咻!

刹那间,三道流光贯穿了虚空直上,悬浮于半空中,三枚骨牌不过指许大小,离得远了更像是黝黑的骨头,然而却让战弓神将和背后的上百武者,神色肃穆。

轰隆隆!

刹那间,天地惊雷炸开,上百武者踏立虚空,狂暴的气势激荡苍穹。

战弓神将拿下背后的大弓,拈指拉开了粗若手臂的弓弦,朝着天穹的极巅开弓,一道贯穿了虚空血色气流在天穹之巅炸开。

光芒殷红如血!

轰!轰!轰!

虚空一连炸开了三道殷红血花,悬浮在半空中的骨牌嗡鸣,就如同受到了感应一般。

“兄弟们,战弓带你们回家!”

这一刻,如同战弓的弓弦一般,青阳桓感觉自己的心神再一次被波动。

他可以看出战弓神将气势比之金天和伽山族主还要气盛,然而面对陨落的手下族卫,却没有丝毫的等阶压迫。

他感觉到神将的体内透发着一种欲要燃烧天地灼热,然而却压抑在胸膛!

就在这时浑身一凝,青阳桓发现天穹之巅的那位战将,眸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轰!

刹那间,双眸恍惚,眼前的天穹化为了无边的血色,天地滴落血雨,漫天的尸骨断臂,一座座血山完全由血骨堆积而成。

血腥,他只看到无尽的血腥!

呼!

大口喘着粗气,青阳桓终于从无边血色中转醒。

“是你安葬了我手下兄弟的遗骨!”

“是你让你的追随者向我护疆府报讯!”

“是你亲自入尸魔界破坏了洞虚通路,阻碍了尸魔族的进犯!”

每一句话都如同惊雷在耳边炸响,震得青阳桓魂海激荡,带着一种无匹的威严,容不得他拒绝分毫。

半空中的身影如同神岳压顶,青阳桓只感觉魂海不断的在坍塌,战弓神将的背后上百道武者的眼睛同样在注视着他。

锵锵锵!

就在这刹那虚空上百道身影,连同神将在内全部右臂折在胸前,庄重而肃穆!

这是干什么!

恍惚间,青阳桓转醒就看到天穹上的一幕,下一刻整个人如受到雷殛,慌忙之下朝着后方退开!

哪怕他只是从腊山古地走出的一名年轻武者,然而对虚空上那百名武者的举动,却无比的清楚。

他依稀记得在他幼年之时,自家阿爹告诉他,那是属于人族的古礼,是敬畏先祖,祭奠战死的勇士,和对于有功之人的致敬。

先前出现三位人族族卫的骨牌之时,上方的那百名武者就是如此庄严肃穆,那是他们在祭拜战死的同袍!

那些陨落磐石古城,哪怕是身死都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,告诉他值得的汉子!

然他何德何能,竟然引动这些历经搏杀的人族武者的礼遇,这些武者每一位身上都缭绕着浓郁的血气,经历过无数次的厮杀,他们和先前战死三位人族族卫相同。

然而虚空上的眸光,如影随形,盯着他躲闪的方向,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于青阳桓的感谢。

或许没有过多的言语,然而炽盛而灼热的气息,却让人被顷刻间引燃!

不要一味的只做线上活动

属于人族的战血沸腾!

呼呼呼!

大口喘着粗气,终于扛到了天穹之上的诸多武者的落幕,他们护着三枚骨牌返回了金翅大鹏体内,不过战弓神将却是落了下来。

见到战弓神将朝着青阳桓落下,金天氏和伽山族两位族主,同稿源:中国经济样朝着青阳桓栖息的小屋而来。

“尧山护疆府神将战弓。”

踏落大地,中年武者收敛了一身气势,对着青阳桓轻声说道。

在青阳桓的眼中,哪怕是中年武者收敛了自己的气势,然而依旧如同一根长枪,笔直的扎在大地上,透发着一种铁血般的峥嵘。

“腊山,青阳桓。”此刻反应过来的他,对着面前武者回应道。

“神将大人,这一次若不是青阳小友,我两大坐镇部族险酿成大祸。”

这时,两位族主赶到,金天族主率先出声说道,倒是让青阳桓看了他一眼,磐石古城的事情他偶然碰到,所求也不过是为得界石,没有想到自始至终两大古族并没有做出隐瞒之事,而且对于自己的事情也回报给了护疆府。

如果真是他们所言那般,两大部就是为了坐镇磐石古城而立的,磐石古城出现差错,他们必然会受到护疆府的惩戒。

“是啊,青阳小友不愧是睚眦宫出来的,亲身入尸魔界,救出被囚禁的同族,更是破坏了洞虚通路,老夫惭愧!”

然而,两道族主的话音落下,战弓神将的眸光朝着青阳桓看来,盯着他看了良久,方才出声说道:“你不是睚眦宫的武者!”

什么!

不是睚眦宫的武者!

闻言,两道族主眼中露出惊骇,朝着青阳桓望来!

广州治疗卵巢炎费用
丁桂儿脐贴可以治宝宝肚子疼吗
沈阳阴道炎治疗费用